您好,请 登录注册
当前位置:永利集团官方网站入口> 原创长篇小说 > 青春|言情 > 都市言情小说 > 盛宠秘爱,总裁大人请克制 > 正文 > 第18章 教育晚辈
第18章 教育晚辈



更新日期:2019-11-08 + 放大字体 | -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:

冰凉的手流连在唐梦筱被掀起衬衫露在空气之中的腰间,缓缓向上。

凉至骨子里的触感,让唐梦筱清醒得更快。

她偏过头,拒绝薄瑾川的亲吻。

可薄瑾川似乎不在意,转移了阵地,锁骨往下,成了最危险的地带。

“别……薄瑾川……不可以……”

唐梦筱推着薄瑾川的胸膛,力道比小绵羊还要软。

她气喘吁吁,双眼含着泪珠,可怜得让人想再狠狠地欺负她。

只不过,薄瑾川从来都是一个懂得进退有度的人。

他将唐梦筱眼角的泪水抹去,低头亲吻她的脸颊,一并抹去了她的泪痕。

“哭什么?”

“你……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!”

唐梦筱想跳出薄瑾川的怀抱,可薄瑾川不放手,她又被亲得无力,只能这么待着了。

但她的委屈巴巴是不会改变的!

薄瑾川见她微嘟着唇,只顾着委屈都忘了整理衣服,心情好了很多。

他将解开的两枚纽扣重新系好,又把她的衣服扯好,绅士得好像刚刚的狼性是假象而已。

“欺负了你,你要还手吗?”

薄瑾川拉起唐梦筱的手,放在他的领带上。

“我给你机会,解开领带,解开我的纽扣,把我刚刚对你做的,全都还给我。”

“……”唐梦筱把手抽回,懒得理会薄瑾川的流氓行为。

她趁着薄瑾川松了手,赶紧离开他的怀抱,后退到离薄瑾川有一米之远。

“不欺负回来?”薄瑾川松了松领带,随意的坐姿让他变得慵懒。

“我为什么要做这种吃亏的事?”

自己主动上去亲薄瑾川,她宁愿饿死,也不要做这种事!

唐梦筱整理好自己的衣服,俯视着薄瑾川,问:“到底要不要吃饭了?如果你找我上来的目的是吃……那我还是回去吃员工餐好了。”

差点就把“餐前甜点”四个字说出来了……

都怪薄瑾川的比喻,弄得她现在满脑子都是“餐前甜点”!

“总裁,午饭来了。”

叶辜刚巧把午饭送到,察觉到了办公室里些许的奇妙气息,赶紧把饭菜放下,走人。

午饭放在薄瑾川面前,唐梦筱看了一眼荤素搭配,觉得不错。

“还不过来?”

“哦……”唐梦筱坐在薄瑾川旁边,端着米饭,一口接一口地吃着。

平时那张小嘴说出的话不怎么好听,但安静吃饭的时候倒是挺好看的。

薄瑾川把这一切看在眼里,夹了一块芹菜炒牛肉放在唐梦筱的碗中,动作很是自然。

唐梦筱看着碗中的肉,停顿了一下,然后把它吃掉。

“之前叶辜应该说了,我们这一次设计主打偏浅的花色。不过演讲台是你的主场,我不会轻易定夺,你有很喜欢的花吗?我可以看着搭配进去。”

她忽然想起了这件事,便跟薄瑾川提一提。

“随你意。”薄瑾川放下了这句话,唐梦筱也就放心很多了。

她吃饱了,想回办公室了。

结果薄瑾川把她留在了他的办公室里头。

“现在才一点,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两点再回去工作。”

“我觉得我还是回去比较好。”

唐梦筱和薄瑾川纠缠得累了,她就想好好地休息一会儿,然后赶紧工作。

“留下来。”

薄瑾川的语气很强势,不容拒绝。

“我们这样……如果有人知道我们的真实关系,流传出去,就是丑闻。”

唐梦筱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,但她真的希望薄瑾川能够记住。

但看薄瑾川这样,好像就没在意过什么。

可她是有夫之妇,她的处境,怎么都不能和他的相提并论。

薄瑾川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。

唐梦筱总觉得自己这样拒绝薄瑾川,后续的事情可能会更麻烦。

果然,薄瑾川把玩着自己的手机,意思明显。

她立马就被震慑住了……

“唉~”唐梦筱叹了口气,乖乖地走进休息室,生怕慢一步,薄瑾川就外放出来,光明正大地对她处刑。

她躺在薄瑾川休息室的床上,盖着被子,鼻子里都是他的味道。

忽然,旁边的位置凹了下去,唐梦筱的腰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抱着。

他们俩同床共枕,听起来就觉得匪夷所思。

“睡吧。”

薄瑾川充满磁性的声音安抚了唐梦筱扑通扑通乱跳的心,倦意来得太快,她睡了过去。

大概是生物钟的原因,她只睡了半个小时便醒来了。

唐梦筱发现她身旁的人还未醒来,瞬间产生了一个想法。

如果,她把薄瑾川手机里的录音删了,那她就不用再被这个男人威胁了!

想到就做,唐梦筱轻手轻脚地下了床,准备绕过薄瑾川,去拿他放在床头的手机。

就在唐梦筱快要得逞的时候,她的手被一道力量扯了过去,最后倒在薄瑾川身上。

“投怀送抱,来得太快了。”

“明明是你先动的手……”唐梦筱想起来,可人被锁在了薄瑾川的怀中,动弹不得。

“你想做什么坏事,嗯?”

刚刚睡醒的男人声音还是沙哑的,可偏偏这份低沉刚刚好。

唐梦筱被问到这个问题,立马怂了。

“没……没有啊,就是起床了,想回去继续上班。”

“你绕到我这边,回去上班?”

休息室的门口明明靠近唐梦筱睡的那一边,她也算是睁眼说瞎话了。

“嗯……所以放我回去吧。”

“刚刚伸手想拿我的手机?”

唐梦筱就知道薄瑾川看到了,索性也就不装了。

听天由命吧!

“怎么不说话,心虚了。”薄瑾川用的是肯定的语气。

唐梦筱捂着脸,她这辈子第一次做这种事,就被当事人抓包了,这也太惨了吧。

薄瑾川把唐梦筱放在脸上的手拉开,逼着她双眼与他对视。

唐梦筱可不想一直被这样盯着,她想低头,可薄瑾川却是不放过她。

“不敢看我,你这是心虚得很啊。”

这番话让唐梦筱实在憋不住,问了薄瑾川,“你……你总是说我心虚,快到上班时间了又不放我走,你想做什么?”

“想做什么?”

薄瑾川挑起了唐梦筱的下巴,轻咬了一口,“我想教育教育晚辈,要学会认错。”